优等生蒋方舟和捣蛋鬼李诞-不上班日记

1
最近又关注到蒋方舟天刹官网,是她在《奇葩大会》,说起她如何战胜“讨好型人格”的故事。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少成名的天才少女,居然从来、不会跟任何人起冲突武冈二中。而且她内心居然还埋藏着深深的自卑感眄视,认为自己所得到的,要远远大于她应得的。
这么多年没怎么主动去关注她,这次真的有点大跌眼镜。
拜托了,天才少女不应该都是傲娇咖吗?
可是她不,她不仅不敢怼任何文学圈的长辈,对他们陈旧的腐朽的论调从来都是迎合与赞同,而且,她也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喝酒打嗝、展露最真实一面的朋友。
某种意义上,这位天才少女,从未深入过泥沙俱下的生活本身,而是一直孤身一人,旁观着这个世界。
甚至于在亲密关系里,居然也怂得任由对方骂了她两个小时,而她一直道歉。直到最后听见来电铃声都害怕得浑身发抖。
看到这里我莫名很心疼,她可是我们那个年代最为励志的天才少女啊!在我的想象里,天才少女难道不应该与一个跟自己灵魂特别契合的人花前月下,诗酒天涯吗大侠风清扬?
大概所有人都忙着教她如何去“听取”长辈的教导,而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她说,你可以有自己的不同意见;更没有人教她如何去爱一个人,如何经营一段亲密关系。
她像一个每一个在光环下成长起来的优等生,享受着关注的同时,也必须时刻警惕自己的言行,不得有一丝不符合优等生设定的“逾矩”之举符晓薇。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优等生蒋方舟28年的人生里最高兴的事情,不是出书,不是心上人告白,而是第一次把一个倚老卖老的老师骂了一通然后摔门而去。
日本有个名言说,“愧疚是最大的负能量。”
而蒋方舟喜欢的一个德国作家说代号花木兰,“任性是被低估的美德。”


对于优等生来说异形总动员,任性做自己的感觉,真爽。
2
她和李诞是特别好的朋友。
曾经和李诞约定,要做两颗恒星,各自写作。结果李诞活成了一个谐星。
在送给蒋方舟的签名书扉页上,李诞写着,“你加油,我不了。”
李诞甚至大剌剌地说,“我写东西是为了玩,不像我的朋友蒋方舟,她是面向文学史而写的。”


李诞也算“年少成名”,大二的时候凭借自己写的段子红遍网络,有广告找上门来,他却不屑地拒绝。那时的他心高气傲,愤世嫉俗,躺在宿舍灌酒,觉得举世皆醉我独醒,全世界都是傻缺。
后来他怀着崇高的新闻理想,去南方报系实习。却偶然看见有记者因为跑春运口,就可以不用排队买火车票。
他突然顿悟。
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道德洁净的乌托邦,世界就是如此运转的,生活恒常藏污纳垢。
那就玩起来吧!
火力全开的李诞跑到北京,在5年时间里,从《今晚80后脱口秀》主持人王自健的幕后写手,到点播放量20亿的《脱口秀大会》,再到《吐槽大会》,还马不停蹄地出了两本书。
知乎有人问,如何评价李诞?
排名第一的答案是李诞自己回答的:“伟人。”

后来《十三邀》请到了李诞。
与许知远对谈的那个李诞,被很多人评价为“圆滑”、“自以为是”、“好为人师”。他一针见血地戳破了很多许知远的采访者故意视而不见的东西,直至核心——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许知远反问:“你会不会觉得你在自己的语言体系里活得太舒服了?”
李诞:“我为什么要活得不舒服?”

人们之所以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已然深谙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并能如鱼得水地活得很好;但他骨子里依然是一个文艺青年。
他说,年轻人写诗是一件特别自然的事情,随时都想写两笔,不管写得怎么样;他说众生皆苦,人间不值得;他说“我特别希望活得流于表面。”

他是一个过早顿悟世界没意思的年轻人,他并没有什么使命感,天分也都拿来玩。但难得的是在这光怪陆离的圈子里,陈启杰他底色依然干干净净,还是那个在宿舍烂醉,觉得众生皆傻逼的少年。
3
李诞和蒋方舟特别像我们上学时的两种不同性格的优等生。
蒋方舟是那种勤勤恳恳学习,然后名列前茅,性格端庄,老师很喜欢的类型;而李诞是那种上课睡大觉或者不停找人唠嗑,总是不遵守纪律,而且老跟老师抬杠的人。
他们俩都是很聪明的,只不过一个是“符合社会期待”式的聪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往哪个方向努力;
另一个是“挑战和试探”式的聪明,他不断去试探社会规则和底线,也不断发现自己新的技能,做什么也都是一时兴起,并不规划自己的人生桂聘网。

所以蒋方舟的气质是柔韧的,清澈的,没有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人间烟火气;李诞却是嬉笑怒骂,泥沙俱下,来人间一趟,酒要喝好,玩得开心黄家达。
虽然他俩都接近30岁,但依然是两个小孩儿。一个可爱滑头,一个一本正经。
大部分人都像蒋方舟姬狩,讨好朋友宋怀强,讨好世界,自己也努力去遵守规则,同时也去向内探寻自我;而李诞,就像我们身边那个敢于活得不一样的朋友,你还没明白他在捣鼓啥呢,一转眼他已经在别的领域玩得风生水起了。
蒋方舟最近的一条微博说,“最近在想,成长就是一遍遍发现自己自以为独特的经验原来说普通的,赫然发现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
所以很多人青春过后见无法创作,因为过去支撑创作的很大热情来自于对自己的热情,创作主题是不短解剖独特的我,当对于自我的信念崩塌之后朗朗与检察官,就再也找不到新的创作热情和主题了,所以半途而废的创作者不是江郎才尽伤仲永了,而是他们本身的创造力不过就是无中生有标错参。”
是了,这个世界的吊诡之处在于,优等生进入社会以后,往往会发觉世界的残酷;而捣蛋鬼们却往往能过得游刃有余。
但你们不要忘记了,大部分时候,历史是由优等生们创造的。或许很缓慢,或许不够精彩。
柴静在《看见》里说搜同上不去,“不惹眼,不闹腾,也不勉强自己,做一个落后于时代的人,凝视人心。”
而这,大概是优等生们的宿命。
-end-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