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让梦开花的地方-四季舞行颤栗之花
作词:荆林 作曲:郭建红 演唱:阿主
第一次到中甸是和我的“头”和几个搭档奇屏迷案,第二次去中甸是和我的两个美国朋友John和Victor,还记得那两个朋友想喝冰啤酒,我居然在路边的小酒馆给他们寻到,他们感动得一塌糊涂。第三次去中甸是为了拍一个记录片大唐绿帽王,在中甸选景,那时,才对中甸有了一个似乎清晰却还是模糊的认识,但我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以后就经常去了何禹萱。

再以后金兴国,它改名为香格里拉县。其实,我认为不改名字还更好xs99,因为心中的日月,世外桃源,常常是每个人的心境对情景、精神、物质的感悟叶山丽子,是无法用语言去表述的,更难特指。每次我去香格里拉太阳不落山,都喜欢走那条老路(现已被新路代替),过了虎跳峡蒋晓松 ,便上了老路。每每踏上这条路,我总会在钟情的小溪旁停留,在那里小憩,要么邪气丛生,看黄昏余辉中衬映出的晚霞霞光citavi,那些光落在溪流的水波上,让人眼花缭乱;要么,感受那白雪皑皑中厚实的冰层面上小溪倔强地侵蚀着冰层的魔力,金柳妍要么,在闷热的烈日下用溪水拂面莱仕德,涤荡疲劳之尘。将随身带着的西瓜放到水中“冰镇”后再吃,想想那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可惜现在再去香格里拉的人,无法领略这种情趣啰!

再往前走要过一段弯道极多的盘山公路,路也比较难走。以我多次去的经验k1619,知道再往前走,会看见一座白塔和风马旗,那就意味着香格里拉到了波士顿法律。每次车开到这里,我都会被眼前的景象所感动。山峦中一块块平整地大草原,青稞架静静地顶风傲立镜花缘传奇,远处牦牛的脖铃声总把把人带入一种悠闲的境地,所有的烦恼会荡然无存。一幢幢无序的藏房,虽然色调单一,但总给人一种稳定、踏实之感王蓝一。特别是藏房中那根坚实的中柱和那些厚实的梁、门窗卡尔迅驾校,给人实在、朴实之感和兴白花油,就象藏人一样……

在中甸,(对不起杨时修,我始终喜欢称它为中甸)留在我脑海里总会是这样的一番情景:一群群肆无忌惮的乌鸦满天翱翔,甚至大胆地在你车旁觅食(乌鸦在当地被认为是吉祥鸟);香烟缭绕的白塔;不管任何季节都抹不去的雪山顶;满山遍野的杜鹃花;打酥油茶的女人;织布的老妇人;叩等身长头的朝圣者;寺庙上空浑厚的发号声,寺庙里恍惚不定闪动着的酥油灯的火苗,僧人们念经的诵经声,青稞地里的劳动场景、场面,还有那永远抹不掉的黑、白、黄、蓝、红。是这些情景让我们产生了创作的欲望不计其庶,正是这种激情一直在我们心中涌动无能为力造句,我们愿意用歌、用舞与大家共享香巴拉之大美……
(横屏看长图)


(待续)
感谢格桑强巴提供图片

“ 四季舞行 ”
觉悟生活 · 纯粹做人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