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宁五中走出的软件工程师:我的高中三年-西雁传媒
西 雁 传 媒 报2018年第16期总第1409期联系电话13893077118投稿QQ645076597
作者简介:
王成名,会宁县大沟乡人,软件工程师,目前就职于上海某互联网公司!微信:18217794383

青春岁月在经过磨砺之后,终归陷入沉寂。时光总要带走一切。冉少平包括苦痛、快乐、记忆、暗影。甚至生命的底片。——写在前面 文/王成名
1、2006-2007年
这一年,我读高一,小武是我的化学老师,同时是我的班主任,而且做了我三年的班主任,也打了我三年;强子是我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三年的语文老师,同时被我们“调戏”了三年,他写的一手好字,确切说他的硬笔字和楷书都很好,每天语文课都要秀上几黑板,当然最喜欢他的就是他骂人的样子,真的超级可爱,无痛无痒,实在惹毛了还会给你两拳;小谢是我的英语老师,帅气自信,口语很棒;美女王磊是我的数学老师,实在是太漂亮了,以至于后面的几个高个儿男孩子上课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袁殊,她会害羞,也会生气,但是不会骂人只会发脾气走人,但是,但是我们两个关系很好,确切说整个班级我和杨胜利同这个美女数学老师的关系最好了,经常会去她的办公室请教问题贝志诚,每次回来她都会给我们两个很厚的一沓打印纸让我们做草演纸;老李是我的物理老师,讲课“情到深处”的时候都会仰起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逻辑思路;还有一个胖胖的超级可爱的美女地理老师,只可惜我忘了她姓什么,讲课通俗易懂很有一套,可惜教了我们不到三个月就离开了,据说是去山东找她那个男票去了,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她笑眯眯抑扬顿挫讲课的样子,最后一节课她在黑板上留下了她的QQ说我们以后可以联系她,可惜,可惜那么时候我知道QQ是个毛玩意啊,所以那串数字我记录在哪儿了后来一直没有找到。至于我为什么这样称呼他们,因为我们同学之间私底下都这样称呼班级挑战书,我们给了每一个老师一个昵称,这样显得亲切而且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没有不尊重的意思。其他科任老师实在是换的太频繁或者说其它学科我学的太差连同那些知识和科任老师我一起忘记了。
这一年,我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是赵彦卓,而且我们成了室友威海韩国城,三年的室友,他来自于家庭条件相对比较优越的会宁南乡,我来自于家庭很差的会宁北乡,他花钱大手大脚,从来不经过大脑思考,而且会经常买一些不合中学生身份的很奇葩的毫无用处的东西,比如古币铜钱。人送绰号“超老大”,我也会自持清高去管教他,经常数落他,因为我当他是朋友。但是后来,因为观念的差异和一些小矛盾,我们关系破裂,逐渐疏远。这一年,超老大东出昌大,超老二,老寇,板头,大板,冉炸,老嫖,黑马,阿毛,老六……我们几个被分到了一个宿舍,除了阿毛,老六,其余的我们几个做了三年的室友,有过争执,有过分歧烈马音,同时也有很多欢乐,周六的晚上通常是我们沸腾和疯狂的一夜,因为我们早上可以晚点起床,只有早自习不用上课,所以宿舍里所有的怪胎都会现形,比如冉炸要讲故事,情到深处还要要来一首,貌似他唱歌确实很好听的呢;比如黑马虽然很黑但是自恋是改变不了的毛病,拿着个镜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歪歪嘴,捋捋头发。大板也是这个毛病雪弗莱赛欧,不过他们两个确实长得不耐;超老大和超老二他们两个的世界我们不懂,他们会研究一些我们看不懂的东西,什么古玩字画等等;我呢可能会吹吹笛子,虽然吹得不好听;板头会时不时傻不拉几的笑失贞姬妾,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有时候我们也会跟着笑;老寇是我的上部,算是我们几个中最稳重的安静的肌肉男,也是我高三的同桌,我现在记忆最多的就是他喜欢写写小诗。老嫖会隔三差五的来一段黄段子,曾经宿舍里流行过一次AV,不知道是不是他搞来的我也忘了,应该差不多就是他吧;阿毛看着很淑女的一个孩子,可是花花肠子不少,班上的小妹妹哄的开心的不要不要的,老六一天就知道哀声叹气,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充满负能量一个孩子,但是为人真诚热情,毕业后的一年我、吕鹏霞、周小燕、孙婷、老皮我们几个还在他们家玩过几天,叔叔阿姨热情,老六轻快,我们一起喝茶,一起吃猪骨头,一起打扑克,一起挤一个土炕,我和老皮一个被子挨着周小燕,不知道半夜有没有钻到她的被窝,应该没有吧,我是比较老实滴。哎就是老六家那个厕所啊别提了,反正我不能开心的上厕所;还有几个人虽然后来不是舍友但是比较骚动会经常来我们宿舍调大侃,老六、阿毛、曹死狗经常来宿舍偷水喝,色老大,色老二也会来我们宿舍看楼下操场的妹子……
这一年夺命开学礼,我换了好多同桌,到底换了几个我也忘了,我只记得亲房人王亚丽一直坐在我的后面,我经常上课转过身和她说话打闹,也经常被小武逮个正着,刚开始是喊办公室挨批,再到后来就是暴打,再到后来就是误会我们谈恋爱,但是,但是我要一本正经的说我们真的是纯洁的友谊。有一天大字不识的老妈带着干粮来学校满世界的找我,最后还是她找到我告诉老妈在教学楼下等我的,当然,当然老妈也被王同学的热情误以为是我女票,还追问好多次呢。我表示很无辜。
这一年,8班的兄弟夏博会经常扒在我们教室门口找我,然后关注了我们班前排的刘建娥同学,不对,应该是相互关注,然后我介绍他们认识,并牵桥搭线给他们创造恋爱的条件,当然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恋爱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年,国庆节放假结束在返校路上的汽车上,塞满了返校的学生,站在我前面的一个短发姑娘晕车,后来直接倒地,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脚上,旁边座位上的是我同学石军兵,然后在征得石同学的同意后,我抱起晕车的她放在了座位上,我靠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不让掉地上,后来,后来她醒了,她告诉我她叫D,我告诉她我叫王成名,我们在同一个高中,然后她重复三次向我确认“你就是王成名?”,我重复三次“是的”。可能在她看来我猥琐的长相完全和我高大上的名字不搭五柳村,应该是一种失望的诧然吧!然后她告诉我我她不止一次的听到我这个名字,而且在她们语文老师口中得知我作文写的不错,她还告诉我王亚丽是她的闺蜜,我告诉她,她就在我的后排。然后就到了县城车站下了车,她拖着一大袋土豆和面粉李满林,她在学校自炊灶做饭吃,在那个年代会宁的寒门学子高中好多都是自己用煤油炉子煮面吃.我帮她把行李扛到了学校,她说了谢谢,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这一年,国家全部免除农业税范书恺,彻底改变了两千多年来农民缴纳“皇粮国税”的历史。曾经在报纸上看到的一个专家是这么评价这一政策的:一个迟到且力度不足的举措。过去五十多年,中国政府对农民的亏欠太多了,无论是长期的人为的工农业商品价格剪刀差对农民的强制剥夺,还是六十年代由于错误的农业政策而饿死在乡野的数千万的农民,以及至今仍然存在的中国农民在医疗、退休、就业、教育等各个领域里倍受歧视的二等公民身份。这种亏欠绝对不是一个迟到的免除农业税的政策所能够赎还的。免除农业税,对于减轻农民负担而言却实在是杯水车薪。别以为免除了农业税,就能免除农民的沉重负担,这实在是一个十分幼稚的想法。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每当一个新王朝建立的时候,总是实行轻税政策,鼓励农耕,发展农业生产。但是,当王朝政权稳定,机构逐渐膨胀,腐败现象丛生的时候,中国农民便不得不再次背上沉重的税务负担。只要农民没有权利,这个历史就会不断地重演。
中国政府如果真有诚意提高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还应该在财政支出上加大农村教育、卫生、养老等社会建设方面的投入。因为,只要农村的社会公共产品投资不完善,城乡两元结构分割的状况不改革,那么,废除农业税给农民所带来的少许福利很可能会被其他因素所抵销,这个已见分晓。再说了中国的农业税是一种典型的“身份性贡赋”。
算了这个话题太沉重,我这等草民就不这么愤青了。

漫长的夜自习作业之后笔记本上乱画

漫长的夜自习作业之后笔记本上乱画
昔日的高中课堂,李强老师在讲语文
2、2007-2008年
这一年,我高二,王同学去了文科班,由于我上课话太多,小武安排我和班上最不爱说话的冯建芳同学成了同桌,然后在我悉心调教下,冯同学变成了话最多的女生,然后和我一起挨批。再后来我和杨胜利同学成了同桌,然后又是聊天,我就纳闷呢那时候的我怎么就那么多话呢!!
这一年,孙婷、周小燕、吕鹏霞、我,我们四个人形成了“四人帮”,每周两节课的体育课我们总是在一起聊天或者嬉笑打闹,由于我的邋遢我的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是由孙婷替我保管我喊她姐。记得又一次校园中我捡到一块张的很漂亮的石头,然后我送给周小燕同学,我说是我们的定情物,从此我称她“媳妇”,不知道我给她的定情物现在是否有保留?这一年,吕鹏霞和曹死狗好像有一腿,我是他们之间的信使,一般我都会先看了他们的情书然后再传给收信人,我只想说哎文采太差……,小吕怎么可能看上曹死狗呢,想不通啊想不通,曹死狗那可不是一般的花心大萝卜呢~哇是不是暴露的太多了,这样不好~-~这一年,中考,教室设了考场,我们被安排到宿舍自习,然后我跑去八班兄弟夏博的宿舍,然后赶不巧老班小武查宿舍发现我不在,等我回到宿舍,把我在楼道一顿暴打,然后我提起裤子乖乖的去宿舍上自习,然后死心不改晚上去夏博宿舍一起睡觉,我们俩挤一个小床,半夜我被他挤下床砸碎了他们宿舍的水壶……然后然后我就再不好意思去他们宿舍了。
这一年,周一晨会,我们宿舍由于脏乱差被通报批评,主要原因是,我的被子没有叠,还有就是“超老二”锁同学的被套太脏,然后我们宿舍被罚打扫卫生,小武说要把我的被子挂在教学门口让大家参观。当然在我的哀求下并没有执行,下不为例。
这一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在教学楼东侧的楼梯口,我又一次遇到了D,她啃着一个玉米棒子,因为碰见了我,她就把没有吃完的半截玉米直接给了我,并且告诉我说她是用手扣的吃的,然后我居然没有嫌弃,接过她的半截玉米拿到教室我把它给吃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
这一年,农历10月28日,晚饭后夜自习之前D在我们教室门前找我声学楼,给了我一大把糖,她告诉我今天是她生日,然后我没来得及说生日快乐,她就跑掉了;然后我去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用我2天的生活费买了一本笔记本做为她的生日礼物,并且在上面写了一段话,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这样写的:"借这个小小的笔记本送去我对你真诚的祝福,祝你在如诗如画的校园生活中,幸福快乐!生日快乐~",然后下方签名,在夜自习下课的时候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守候在她所在班级的教室门口等她出来,就这样这个笔记本送到了她的手里,然后我撒腿就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年,看过印象最深的两本书是《地下室》和《狼图腾》;
这一年,姐姐还没有毕业,二妹也上了高中,小妹上了初中,家里经济负担很大,父亲在省城兰州做了搬运工,母亲在家里务农,爷爷年纪大了,跟不上羊群了,家里不再养羊,所有的收入来源就是父亲搬运工赚来的血汗钱维持着一家的生计,我记得每天都有饿肚子的时候,我只能中午吃一顿饭,晚上和早上从来都不吃饭,我都是3块5毛钱在学校门口买10个机器饼,然后一个人躲在宿舍一杯凉水就着饼子吃,这里为什么说是凉水呢,因为就是凉水,没有原因,男生的宿舍永远是没有开水的巧嫁强娶,哪怕是冬天。有时候会碰到室友,然后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告诉他们不饿,其实我很饿,只是我没钱吃饭而已。
这一年,会宁的冬天好冷好冷,连日大雪足足有三尺厚,我的肺病又复发,从此在学校门口的小诊所打了2个月的点滴,每天打点滴完回到学校大概有20分钟左右下夜自己,这段时间我都需要一个人在黑漆漆宿舍趟20分钟左右的,那20分钟时间对我而言真的很漫长很漫长,我内心急躁却又孤独,我急躁是因为他们都在学习,而我却只能躺在宿舍的床上,孤独是因为许多东西我只能自己独自承受没有谁可以倾诉和分享,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告诉过家里人我高中时候有过那样的经历,从那个时候我就学会了在家里人面前从来报喜不报忧的道理。
一个人的绝望,会持续多久?
对于这一年,我真的记得的不多,玩世不恭,挨班主任批然后满不在乎,我能记得就这么多了,容易遗忘的人是幸福的。
操蛋的一年!


高中同学

3、2008-2009年
这一年,我进入了高三,从此高三全年级进入全面备战状态,什么山东卷、江苏卷、黄冈卷的各种的习题和考试,当然北京卷、上海卷这两个地方的老师告诉我们忽略不计,说太简单了高考不考。一周一小考,一月一大考蔡铭超,到最后都对考试麻木了,心态就是做作业的心态了,只不过是有效时间内的完成作业。
这一年,没有了任何思考的机会,因为累,因为我要努力;
这一年,我见证了一份生生死死的爱情,他是我的好朋友,爱原来是如此的伤人;
这一年,我们都变得愈加疯狂和脆弱。
这一年,突然间就明白了很多事,知道早上五点起床,可以坚持一年,改变的前提就是要先战胜自己,不是吗?或许这才是骨子里的我。坚定、瞌睡、崩溃、疯狂,这是我现在对高三那段时光能想到的所有概括。这一年,我的物理老师换成了贾志国老师,长得不要太帅了,那个大眼睛眨巴眨巴,谁没有好好听课他就能马上揪出来然后在走道就是一顿暴打,他的物理教的非常好,受力分析、电路图等等讲起来那么的过瘾。大神牛大伟成了我们的英语老师,好温柔的一个男老师,英语语法很好,阅读理解讲的很详细,据说他是当年我数学老师的男票来着,只是据说而已。这一年,我和老寇是同桌,后面是老皮和呀擦哥,我们四个人就是一个小世界,老皮搞笑,呀擦哥捣蛋,老寇逗逼,最多的回忆就是每天课外活动我们四个人拿上矿泉水瓶从水房打一瓶水,然后从操场转一圈从食堂买个菜夹饼回来吃。这一年,我和王强搭伙过日子,他刷锅做饭,我帮忙打水,挺喜欢吃他做的土豆疙瘩面和洋芋盖被子,每次我都能吃两大碗,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可口。这一年,我第一次收到了来自D写给我的两大页的书信,苍劲有力的文字,对我高三生活的鼓励和关心,但其中又带着一份淡淡的我解读不了的忧伤,我不知道一字一句的读了多少遍她给我的那份书信,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从中捕获些言外之意的什么?做阅读理解无数,但我还是没有做好这一篇,那也是截至目前她给我的唯一一份书信吧。虽然我还有保留,但是不再去解读。这一年,D还送我一个夜光的项链,中间是一个上弦月月相,应该还在老家我的柜子里。这一年,我很少和D碰面,就算偶尔碰面也不会去打招呼,觉得好尴尬,或者说我想的太多,期望相遇,但是又害怕相遇。一个秋后的晚饭后我拿着水壶去操场打水,然后去了厕所,然后操场读书的她藏了我的水壶,我居然傻不拉几找半天,她居然一直能看着我找水壶。这一年,我有时候会故意尾随她,我基本掌握了她晚上学习的地方,我只会远远的看着她,但是我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黄色的毛衣,蓝色的镶着白边的小西装是她最多的打扮,再配上她的毛寸发型,完全是一个假小子形象。
这一年,我又是旧病复发,又是学校门口那家小诊所打点滴。
这一年,晚秋的天,很黑,很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一个人晚上偷偷爬上学校操场后面的锅炉房顶,背靠着烟囱看星星的感觉,或许在这些时候,天空会倾听我的倾诉,往后所有的时光,都不会像此刻这样绝望。
这一年,高考前的5月20日,爷爷离开了人世,我还没来得急孝敬就这样离开的人世,他带着对我的期盼和没有看到我的未来遗憾的离开了人世,奶奶去世的早,一直都是我和爷爷生活,在他的言传身教中我学会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他一生清苦,告诉自己的子孙后代要生活节俭,从来都不容许浪费粮食,可是他最后居然被食道癌夺去了生命,他经历了1960年大饥荒,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脱命运的安排被活活饿死。我忘不了在炕上他抽着旱烟,讲着他这一生的遭遇和经历;我忘不了逢年过节跟着爷爷背后沿着河岸走路几十公里去转亲戚并餐桌上爷爷脱去猪肉块上的肥肉给我瘦肉吃的情景;我忘不了初中时候每个周六中午放学爷爷站在庄子上面的坝边等待我回家朝着学校的方向张望的神情;我忘不了我说话时爷爷深情的盯着我的眼睛给我鼓舞和认可的眼神;我忘不了夏天的中午劳作回来爷爷凉在家里的冰西瓜;我忘不了爷爷生命的最后时刻痛苦的表情;我更忘不了在爷爷生命的最后时刻还拉着我的手把亲戚看望他的营养品送到我的手中让我吃的情景……
这一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看待这一年的时光,2008年,好像印象中所有的事情都在这一年发生,有些承受不住的感觉。
所罗门王说过:这一切都会过去。
这一年,家庭变故,感觉所有希望在那一刻瞬间崩塌,作茧自缚,我一心沉浸在我自己的世界里;
When you wake up in the morning
When you haven't started to think
There is a whole brand new day
Open wide and waiting for you
I know in life's sorrow
you're on the verge of drowning
May your tears flee with yesterday
Blow away with the wind
......
I know you'll do
We pray and believe
that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这一年,临近毕业的日子,忙着疯,忙着不安,忙着分手,可这一切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依然喜欢下着蒙蒙细雨的天气。这一年,五月开始,大家开始互赠留言签名还有照片,我向D要一张她的相片,她有答应,但是直到毕业一直没有给我,或许她忘了,或许她是有意,总之我没有再提起,但是我并没有忘记,从此这个成了我的一个多年的小小的心结。
高考结束的那天下午,天微微下着小雨,我感觉到了那个我理解的,我期待的未来已然走远,在那散落一地的细雨中,竟满是释然。那个晚上我和D在校园漫步到凌晨3点,聊了很多,但是具体是聊了什么我一点也记不清了。
黑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黑夜的恐惧。
这一年,我放下了所有的悲伤和梦想,一身轻装,感觉突然间,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年,安安静静的生活,安安静静的毕业,然后不安静的疯狂;这一年,毕业之后填报志愿,在县城我又遇见了D,然后我从身上找到了一毛钱,写上我的电话号码,我说如果以后想要联系我,在我没有换电话号码之前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后来这个会宁号我在天津为了等待一个电话坚持了大半年没有停机。然后我骑摩托车送她回家,6月的下午阳光明媚,公路两旁的高高耸立的白杨树树叶随着微风轻轻飘动,我拖着她对魔忍雪风,她在后面说着啥,时不时帮我打理被风吹飘起的衣服,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油然而生……至于我到底有没有等到她的电话,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一年,小镇的大街上“初秋的天,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真心的爱就像落叶,为何却要分开,灰色的天独自彷徨,城市的老地方,真的孤单走过忧伤,心碎还要逞强……”的歌声此起彼伏,四处回荡,有时候会不由的跟上哼上几句;“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蜕变、承担。
写在最后:
记忆并不能因焚烧而永恒消失。有些情节无论你以怎样的姿态去陈述,总是有着雷同的感触。三毛写过的故事,有许多片段我至今依然历历在目。甚至记得她跟那个叫荷西的西班牙男子最后一次分开时说过的话。荷西走后,三毛回到台湾。她为许多不知名的读者解答人生,解答生命,解答幸福。
陈旧照片里,一张张沧桑的脸。长长的头发,瘦削的面庞,骨干挺拔的身姿,宽大的深蓝色休闲裤,布鞋。在人群中,我看见若干年前的那个孤独少年。他的眼神坚毅。

高中同学在一起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66